<menu id="2244m"></menu>
  • <menu id="2244m"></menu>
  • 天道啟科
    維海德
    當前位置:中國數字視聽網首頁 > 視頻會議 > 動態 > 正文
    快速搜索:

    思科與 TCL 聯手,發力視頻會議市場

    2020年11月30日 10:50  來源:ZAKER新聞 曾憲天  字體【   

    【數字視聽網訊】" 全國上千萬企業,近兩億人開啟在家辦公模式。" 這是今年 2 月份一期《新聞聯播》中播報的內容。

    今年受疫情的影響,遠程辦公、教育、醫療等需求激增,阿里的釘釘、騰訊的企業微信、字節的飛書等等,互聯網巨頭們的免費策略也進一步教育了企業和用戶,視頻會議行業也因此成為大熱的風口。

    雖然艾媒咨詢、Frost & Sullivan、IDC、艾瑞等機構給出的預估均顯示,目前這僅是一個百億級規模的市場,但仍改變不了資本市場押注未來的動力。

    2020 年 9 月 1 日,Zoom 的市值超過了 IBM,到 11 月末,差距甚至擴大到了上百億美元的規模。

    要知道,作為 IT 界的老牌企業,IBM 擁有操作系統、數據庫、AI 等幾乎無所不包的產品服務生態,甚至被視作 IT 業的代名詞。而那個后起之秀 Zoom 在市值超越 IBM 時,卻只有視頻會議軟件這一個產品。

    如此好聽的資本故事,怎能不令其他巨頭們垂涎?

    思科與 TCL 聯手,發力視頻會議市場

    11 月 24 日,ZAKER 新聞參加了視頻會議公司科天云的線上發布會,其宣布升級旗下科天章魚云產品并發布科天 aPaas 辦公協作中臺。

    "這不僅僅只是一個類似于像騰訊會議那樣普通的、標準化的 SaaS 的產品,而是全場景化音視頻能力輸出的協作中臺。" 科天云首席運營官潘瀅對 ZAKER 新聞表示,互聯網巨頭普遍采取的是軟件層面以及主攻 C 端的打法,而科天云聚焦于軟硬件一體的 B 端差異化發展路徑。

    實際上,名不見經傳的科天云,在視頻會議賽道上挑戰互聯網巨頭的底氣,源自于背后的思科與 TCL。

    2014 年 10 月,TCL 與思科合資成立科天云。在成立儀式上,TCL 創始人李東生,時任思科大中華區副總裁何軍均現場為這家新成立的公司站臺。

    潘瀅也對 ZAKER 新聞介紹稱,此前思科的視頻會議產品 Webex 在國內的落地存在局限性,所以便希望借助國內合作伙伴(TCL)共同打造一家能融合云、屏、端資源,提供專業會議服務和解決方案的企業,這便是科天云的成立背景和初衷。

    這也意味著,科天云早在成立之初,就承載了思科的視頻會議野心。在 6 年發展中思科也在不斷提供技術、客戶體系的支持,而 TCL 則以助攻者的身份加入其中。

    不過相對于已經把持賽道的互聯網巨頭而言,科天云這樣的挑戰者即便同樣有 " 靠山 ",也仍需面對如何尋找生存空間的問題。

    " 從解決方案的角度來看,我們更強調的是可定制化能力的輸出,而不是固有的標準化產品模塊的輸出。" 潘瀅表示,釘釘、騰訊會議、Zoom 等產品,提供的都是平臺化、標準的 SaaS 服務。

    簡單來說,就是不可定制、即開即用的輕量級的服務。科天云與這種所謂的輕量級服務的核心區別在于,能夠提供不同場景中與企業客戶的集成能力。這一點,也是只提供 SaaS 輕量級服務的廠商所做不到的。

    不過潘瀅也坦言,阿里、騰訊們更側重于 C 端的輕量化交付,強調簡單、容易、好操作。在這個方向上,互聯網巨頭基于多年來對 C 端用戶的感知把握和產品、技術積累,確實存在一定優勢,用戶增量顯著也側面印證了這一點。

    不過科天云的差異性在于,更聚焦于 B 端企業的需求側重點,例如針對制造、教育、醫療、政府、金融等不同行業的企業客戶,輸出定制化的音視頻會議解決方案,目前已服務超 10 萬家企業。

    不過實際來看,高舉產業互聯網大旗的阿里、騰訊們,也在抓緊向 to B 企業定制化方向延伸。to B 的差異性正在被逐漸淡化,也意味著科天云需要跑得更快一些。

    例如立白總裁陳澤濱曾在多個公開場合力捧過立白內部專用的數智化工作平臺 " 嘟嘟 "。陳澤濱表示這是釘釘基于基礎技術架構為立白定制的一款企業協同工具,幫助立白通過數字手段高效解決了與產業上下游多個合作方的協同問題。

    對抗巨頭,硬件終端或成突破口

    另一方面,對于阿里、騰訊、華為等巨頭而言,各自的視頻會議、企業協同工具都不是單兵作戰,而是有著各自生態體系的加持。

    企業微信高級行業總監陸昊曾表示,與微信之間的生態鏈接,是企業微信最獨特的優勢,也是持續深耕的方向。而站在騰訊微信這個社交、云服務的巨人肩膀上,企業微信已覆蓋數百萬企業,轉化了 2.5 億微信用戶。

    而在阿里力推的商業操作系統架構中,以釘釘等為代表的數字化協同平臺,與阿里云一同構成了整個架構的基石部分。同樣的,在阿里電商、移動支付、金融等龐大的生態體系幫助下,釘釘宣布用戶數已超過 3 億,服務超 1500 萬家企業組織。

    類似的還有基于華為云、通訊生態的華為 Welink;字節跳動整合高流量 APP 以及一系列投資并購的 to B 企業服務工具所打造的飛書應用生態等等。

    面對眾多強敵,在思科、TCL 加持下的科天云,將破局點放在了軟硬件互通的方向上。這其實也是行業需求尚未被滿足的一個痛點。

    三個月前,小米創始人雷軍在一場直播中回憶起了一段往事。在 2019 年的烏鎮大會上,網易創始人丁磊詢問雷軍能否做出超大屏的電視專供視頻會議使用,如果有可以直接購買 100 臺。雷軍當時就打電話給小米電視部總經理,讓研發部門迅速跟進。

    雷軍也坦言,小米今年 3 月發布的 98 寸智能電視,便是為了滿足丁磊視頻會議需求所推出的大屏終端產品。這個小插曲故事,其實也正說明了硬件端的重要性。

    " 包括 BAT、字節跳動等多家純軟件企業,在傳統硬件的接入上還存在許多挑戰。" 科天云會議研發總監張軍也對 ZAKER 新聞表示,如果要做大型公司和企業的視頻會議生意,就一定要具備能對接所有視頻終端硬件的能力。

    張軍表示,各種視頻硬件終端有著多元化的接入口、協議制式等,這需要多年的技術積累才能實現大范圍的覆蓋,這也是新入局的互聯網公司較為缺乏的技術能力部分。

    另一方面,TCL 為科天云提供了 3C、視頻終端乃至未來 IOT 產品的應用場景實驗室。這不僅讓科天云具備與所有安卓大尺寸 TV 等終端的對接能力。甚至還深度到了與聯發科、華為、瑞星等芯片組的支持層面,從打通深層芯片反向覆蓋各類硬件終端設備。

    實際上,互聯網巨頭的競爭壓力似乎也并未顯得如此緊迫。此前華西證券發布的深度報告指出,視頻會議為代表的遠程辦公滲透率仍然較低,云視頻會議行業規模相對較小,行業尚處發展初期。

    華西證券也強調稱,互聯網巨頭的免費模式并不會對第三方廠商造成沖擊,反而有助于培養用戶習慣,帶動行業滲透率提升,對第三方廠商形成一定的利好效應。

    不僅如此,第三方廠商的市場也不僅僅局限于視頻會議、遠程辦公,更為廣闊的市場存在于垂直行業的 B 端業務中。例如在線教育、在線醫療等場景的巨大需求,有望推動視頻會議行業邁入千億市場規模,讓蛋糕變得越來越大。

    值得一提的是,同樣位于頭部梯隊的 Zoom 因安全問題頻發等原因,于今年 5 月開始逐漸退出了中國市場。而對于科天云等后續梯隊企業而言,蛋糕變大的同時,少了一個瓜分市場的強力競爭對手,并不是壞事。

    (編輯:bingjiling)

    中國數字視聽網微信公眾平臺:
    搜索“數字視聽網”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關注官方微信平臺,開啟視聽行業新聞資訊新旅程!
    [寶利通]HDX7000
    [寶利通]HDX7000
    價格:面議
    [索尼]EVI-D31
    [索尼]EVI-D31
    價格:6800元
    [寶利通]RMX1000
    [寶利通]RMX1000
    價格:面議
    [凱斯泰爾]FTF6000
    [凱斯泰爾]FTF6000
    價格:面議
    奧威亞
    快捷
    產品關注排行
    "掃一掃"關注我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